类比的来看,5G是什么?(3)—模式化

本篇是《类比的来看,5G是什么?》系列文章的第三篇。前两篇文章中类比了5G与美国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铁路的相似之处。同时参照铁路与石油的合作与竞争关系分析了4G时代iPhone与运营商,Apple Pay与银行的关系,以及原创内容对科技巨头亚马逊,Apple,阿里巴巴在竞争中的重要性。

Train freight - Cargo railroad industry

本篇我们将之前的内容模块化,将铁路抽象为渠道,将石油抽象为商品。并分别从PC时代,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举一个例子,来证明这个从从渠道到商品,永恒不变的合作与竞争的循环关系有多么的普遍。并且已经形成了模式化

 

PC时代:

什么是PC时代渠道,什么是商品。当我们购买和使用PC的时候,实际使用的是其中的各种办公和娱乐软件。一个没有按照任何软件(即使安装了操作系统)的PC只是一堆硬件,没有任何乐趣。无论是其中的CPU,还是主板,内存和电池都没有直接的价值。所以,PC的硬件其实是软件的载体。就好像纸张是文字信息的载体,磁带和光盘是音乐的载体一样。所以,PC是渠道,软件是商品。或者说,PC是软件触达用户和与用户建立联系的渠道。

1977-apple-ii-monitor

PC作为渠道,也经历了和铁路一样的竞争和规模化过程。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Tandy Corporation到Apple II,再到IBM的整合和规模化,以及后续COMPAQ(康柏),DELL(戴尔)等兼容机。这还只是主流品牌,还不包括Vector、Ontel、Polymorphic、Heathkit、IMSAI、MITS以及Cromemco这些较小的PC品牌,以及各种山寨品牌。总之,经历了多年的竞争和整合,PC最终成为了软件的渠道。

Visicalc

1978年,个人电脑出货量达到20万台,Apple II的销量达到了20000台,销售额突破3000万美元。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Apple II捆绑了当时受欢迎的VisiCalc电子表格软件(VisiCalc的第一个原型是通过Apple II使用Apple Integer Basic创建的,1979年11月开始正式销售,零售价100美元,VisiCalc是将PC从计算机爱好者的玩具变成公司办公设备的关键产品之一)。后来VisiCalc被卡普尔的Lotus 1-2-3电子表格替代(,Lotus 1-2-3在1983年发布,仅可用于IBM PC和其他MS-DOS计算机),再后来就是微软在1980年发布了电子表格MultiPlan,随后在1985年开发了Excel。VisiCalc电子表格软件成了AppleⅡ的重要推进器。用4G时代的话来说,就是杀手级的应用。

CP⁄M_Ad,_InfoWorld,_November_29,_1982

但是,在软件和用户之间,除了PC这个渠道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节点。这个节点就是操作系统,它就像铁路时代通向纽约的“奥尔巴尼桥”一样。如果没有操作系统,软件将无法触达用户。微软的操作系统一直在PC时代扮演了“奥尔巴尼桥”的角色,所有的软件(商品)都要通过安装过程和协议经过这座铁路桥,才能进入用户市场。前面说了AppleII依靠VisiCalc成功,VisiCalc就是货物中的石油。为了避免这个杀手级应用像当年洛克菲勒一样自建渠道(输油管道),绕过铁路和“奥尔巴尼桥”。所以无论是微软的操作系统Windows,还是IBM PC和Apple的Macintosh,以及后面互联网时代的Google Chrome OS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iPhone,都通过自己开发或捆绑的方法来垄断这些关键货物(Microsoft Office, iWork,Google Docs),并且强制捆绑在自己的操作系统(铁路桥)上。直到互联网出现,先是内容,然后是软件以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的模式无需进行安装,通过浏览器即可使用。甚至连关键的商品Microsoft Office也变成了Google Docs的模式。这时微软认为操作系统不再是唯一的铁路桥,互联网中控制信息和软件关键在于浏览器。于是开始与Netscape竞争,并在操作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顺便说一句,Microsoft Office现在变成了Office 365,并且可以用于所有PC和移动平台。

IMG_9459-1-1240x903

2015年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在旧金山举办的Salesforce年度用户大会上说:

“我将首先在这部iPhone上进行演示,这不是我的手机,而仅仅是一部iPhone而已。事实上,这还是一部比较特别的iPhone,我更愿意将其称为‘iPhone Pro’,因为它安装了微软所有的软件和应用。”

纳德拉亲自在iPhone上“带货”这一段,我们将在后续的文章中梳理。

 

互联网时代:

如果说在PC时代消费的是软件的功能,那么在互联网时代消费的就是信息。从信息的角度来看,产生信息的是网站,而运送信息的则是WWW网址,导航站和搜索引擎。其中手动输入WWW网址就像是最原始的飞鸽传书,效率最低。导航站相比输入网址效率高一些,例如我们熟知的hao123和著名的开放式分类目录DMOZ(Open Directory Project),DMOZ是Yahooo的基础数据源,若要被Yahoo收录必须把网站提交到DMOZ并被收录。我曾是DMOZ科技频道的志愿编辑。分类目录比手动输入网站效率高,但覆盖范围有限,灵活性和时效性差。效率最高的是搜索引擎,通过“关键词”提供信息。

Dmoz_-_Open_Directory_Project

最初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并不唯一,和铁路一样运输货物的铁路有很多条,查找信息的搜索引擎也有很多。从最早的AOL Search到Ask.com,Yahoo,Google,Baidu等等,每一个搜索引擎都可以看做是一条运输信息的铁路。直到这些铁路被慢慢整合在一起实现规模化,然后开始寻找像PC时代VisiCalc一样的杀手级商品,并将其与自己捆绑在一起。而这个商品在互联网时代不是软件,而是信息。百度自建了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家号等等。Google先是自建了Gmail,News,收购了YouTube。并把PC时代的杀手级应用升级为Google Docs。同时还收购了火狐浏览器(Firefox),并自建了Chrome来控制PC时代的“奥尔巴尼桥”。

 

 

浏览器的演变1

 

移动互联网时代:

移动互联网时代与PC和互联网的区别在于,渠道和商品从实物到虚拟,再到两者的叠加。在出行行业中,网约车是一个很明显的渠道。从最早的出租车,到网约车的滴滴,快滴,UBER,神州专车,易到用车,曹操专车等,据说中国有有350个网约车平台。最后整合为滴滴市占率近70%,这和美国铁路1965年的情况很像,我们在这个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中也曾专门提到过。

“1965年,范德比尔特的大儿子,继承人乔治在内战中阵亡。他只好将事业交给不成器的儿子威廉。竞争对手们感觉到范德比尔特后继无人,认为范德比尔特处于虚弱之中,这彻底激怒了这位老人。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威严被嘲笑,被挑衅,被触犯。他对竞争对手说“If they want a warI’ll give them a war.”(如果你们想要战争,我就给你们战争。),随后范德比尔特关闭了进入纽约的唯一的一座高架桥铁路,逼竞争对手重新臣服自己脚下。

8d15da0130a04a46957a7a0efe2514f8_th

“If they want a war,I’ll give them a war.”(如果你们想要战争,我就给你们战争。)用汉语来说就是短短的五个字“尔要战,便战!这是世界战争史最有名的一封战书,出自公元1219年成吉思年率蒙古大军西征讨伐花剌子模。据说在滴滴和美团的竞争中程维也曾说过这句话。美团和滴滴两家都是经历过这个模式的,所以随后的竞争也变成了必然。对比来看,当铁路的数量饱和时,竞争已经从控制已有的铁路和修建新铁路转为火车上运输的货物。如果能垄断货物市场就能继续控制所有铁路行业。同理,当网约车数量已经饱和,市占率已经近70%时竞争也已经从控制已有的车辆和扩充新的司机和车辆转变为运输的货物。而与铁路不同的是铁路运输的是小麦,布匹和煤油。而网约车运送的主要是人,而人的出行是有目的性的。比如工作出行,上学出行,业务出行,购物出行,文娱出行,回程等等。所以可以肯定的说滴滴若要控制出行行业,就要控制网约车上运输的货物,也就必然要控制这些出行目的。而美团的到店,酒旅,猫眼电影都属于其中重要的出行目的。

Uber-eats-iStock

网约车鼻祖Uber也在2016年1月美国十座城市展开了独立的送餐应用UberEats。写文章的时候10月21日滴滴通过“橙心优选”进入本地生活的社区团购市场。

美团在之前的千团大战中就曾经历过和滴滴相似的情况,当年的拉手、美团、窝窝团、24卷、满座团、高朋网等团购网站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比赛。随后美团又在外卖行业中与百度外卖,饿了么,淘点点,大众点评等对手比赛。我们在之前的文章《运营成本管理策略》中曾引用过前美团点评COO干嘉伟介绍过一个案例,美团在南京攻占品类制高点。

“南京人和游客最喜欢的小吃品类是鸭血粉丝。假如他在美团上卖50份,在另外两家一共卖100份。我们就会去和这个老板谈,那100份我给你包了,我甚至承诺帮你卖得更多,只要你和我独家合作,我就满足你的销量。然后我们把补贴给到这家店的用户,通过补贴,实现承诺的销量。这样用户要吃最好的鸭血粉丝汤,就只能来美团了。”

从模式化的角度看下来,美团与鸭血粉丝形成了对特殊“货物”的垄断,形成了铁路与石油间的独家合作模式。通过对“货物”的控制进而控制了用户选择外卖的渠道。

Winter-Scene-Steam-Engine

物理世界中,铁路满足了石油的运输。网约车实现了人们的出行,外卖满足了餐食的运输。虚拟世界中,PC和互联网实现了软件和服务的分发和传递。站在更高的维度来看,有一种渠道可以运输这个地球上所有行业,所有类型的货物,无论现实还是虚拟。

金融市场

无论是原始产品还是最终消费品,无论是土地,矿产,石油,小麦,还是VisiCalc软件或是滴滴的出行服务,甚至是你使用的网络流量,都可以与一个相同的货物进行交换——“货币”。货币是所有货物的表现价值,或者换句话说,所有的货物最终都可以抽象为“货币”。而运输“货币”这个抽象货物的铁路,就是金融市场。货币通过与货物间不断的转换,在金融市场的渠道里持续流动。每一次交易都是一个向前的驱动力。货币和金融市场是渠道和货物的终极模式。

贝佐斯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常被问一个问题:在接下来的10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但我很少被问到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什么是不变的?我认为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加重要,因为你需要将你的战略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从工业化时代的铁路到信息技术时代的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商品从物理世界的实物产品变成虚拟世界的信息产品(Byte),运输工具从铁路变成5G信号。但竞争的模式从未改变。商业的本质永恒不变。

—————————————–分割线—————————————–

后续我还将列举更多的公司示例,来进一步说明这个模式。但由于内容已经与5G和现在的文章标题关联度较低,所以不会继续放在这个系列里。

 —【本篇文章版权归 蓝鲸(王彦平)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Speak Your Mind

*